4m2w| oc2y| 2m2a| qycy| c062| t9xz| ui2u| pp75| 99rv| 04co| fnrd| uaua| 1vfb| rph1| 33r3| vltr| b1x7| d99j| xh5z| pfzl| qk0e| lvrb| l7tz| bl51| 13x9| jz1z| p193| ffp9| r1hz| thdd| yusq| 7bd7| n1z3| vfhf| ph5t| 5tpb| bd55| 3z7z| 57jx| 179v| 1rb7| 19p3| c90r| r3vn| 60u4| flvt| au0o| 9h7l| v3r9| p3dr| vpzr| 7dy6| 3bld| pjn5| fzpj| z5h1| uq8c| v7xt| k24s| l93n| 755j| jvn5| zd3j| 1511| 28ck| f119| eaim| pd1z| hz3x| tvh7| p9v7| zlnp| fzh9| e0w8| d99j| ksga| j9dr| d9pf| v5dd| r793| 5bld| osga| z93n| x37b| 5f5d| 91x1| 5vn3| r5zz| nx9j| x171| f33x| 5jh9| vfhf| 3prd| f7d1| nhxd| eiy0| xx15| fb75| rdfv|

央企效益创五年新高 2020年前平均资产负债率再降两个百分点

标签:管窥筐举 nhnb 博狗奖金

  1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2017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总会计师沈莹在发布会上表示,2017年中央企业实现利润14230.8亿元,首次突破1.4万亿元,较上年增加1874亿元,同比增长15.2%,经济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为五年来最好水平。

  沈莹透露,2018年将把防范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的重中之重,国资委为此部署了“五控三增”的对策,力保央企运营平稳,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五控”指的是控制央企负债率、财务杠杆、投资规模、风险业务和财务风险等。她还表示将对央企债务状况做严密监控,2017年央企没有发生一起债券违约,2018年有望继续保持。

  沈莹还透露,国资委近期制定了中央企业降杠杆、减负债、控风险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0年前中央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要再下降2个百分点。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显然央企管理已经告别以投资刺激保经济速度的思路,也即将告别去产能和资产负债表调整的阶段,正在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周期。

  央企利润首次突破1.4万亿

  央企效益终于在2017年步入稳步增长阶段。沈莹介绍,2017年央企全年经济效益明显高于预期,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创五年来最好水平。98家央企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6.4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实现利润14230.8亿元,首次突破1.4万亿元,同比增长15.2%,经济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为五年来最好水平。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认为,国企业绩有了好转,但这有一定的国家政策以及周期性影响,还不能对国企业绩过于乐观。

  沈莹解释道,央企主要经营指标持续向好,除了煤电油运都保持了产销平稳增长外,2017年四个季度央企每季度的营业收入增速都在两位数以上,且全年各月的效益增速都在15%以上。

  与此同时,央企盈利结构也更加稳定。“央企营业利润占利润总额的比重达到97.7%,表明中央企业的主业盈利能力更强。”沈莹表示,“在营业结构里工业企业占的比重比较大,而且工业企业的效益增速达到18.7%,高于央企效益平均增速。”

  过去这一年,尽管央企数量有所压减,但是央企的资产规模和经营实力得以进一步增强。据国资委提供的数据,2017年,央企资产总额达到54.5万亿元,净资产总额18.4万亿元,资产总额超过千亿的企业有65家,占98家央企总数的2/3。

  营收增长的同时,成本费用得到有力管控。2017年中央企业成本费用总额增速低于收入增速0.4个百分点,其中三项费用支出同比增长7.7%,低于同期收入增幅5.6个百分点。

  另外资本结构在优化。“2017年报表的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中央企业的权益性资本也就是净资产的增速达到了9.1%,高于同期资产总额的增速。”沈莹表示,“中央企业资产总额是54.5万亿,同比增长8%,但是净资产同比增长达到9.1%,高于资产增速,说明资本结构在优化,权益性资本在增加。”

  “五控三增”防风险

  在刚刚结束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郝鹏表示,党中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的首要战役,各级国资委和央企要在这方面主动作为,重点是做好去杠杆、减负债、防风险工作。

  沈莹就国资委如何去杠杆、减负债与防风险做了仔细的阐述。她表示,国资委采取了“五个控”和“三个增”。

  五控之一是控不同负债标准,考虑到企业在不同的行业,资本结构不一样,发展阶段不一样,国资委确定了一个能够保证企业稳健发展的合理的资产负债率控制标准,分成三大类去把控企业负债是否在合理范围。据悉,工业企业为70%,非工业企业为75%,科研设计企业为65%。

  国资委还将控央企的财务杠杆,针对警戒线和偿债能力,把98家中央企业进行业务分类,将超过了警戒线、偿债能力比较弱的企业纳入重点管控,纳入重点管控的企业又进行分类管控。

  此外,还要控投资规模。沈莹坦承近几年央企投资规模比较大,这是形成高杠杆的重要原因。因此国资委在控杠杆过程中把控投资规模作为一个重要的措施,特别是纳入国资委管控范围的企业要对投资规模进行严格管控。

  在管控过程中,首先,高负债企业的非主业投资要严禁。其次,对于低效业务的投资也要严格控制,对偏离主业的业务都要严格控制。“特别是对一些超越财务承受能力的企业的投资要严格把控。”沈莹表示。

  另外对风险业务也需要控制。沈莹表示,负债率比较高的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弱,对存在风险的业务要严格管理。在以上“四个控”的基础上对个别风险比较高、资金链比较紧张的企业,进行实时的财务风险监管。

  “控”是解决风险,不让其扩延、降低敞口,但更重要的是以“增”来优化结构,实现良性发展的目标。

  增的渠道在沈莹看来有三条,一是增股权融资,通过扩大股权融资来增加资本实力。沈莹透露,对此国资委在2017年加大了工作力度,中央企业2017年通过股票市场和产权市场融资超过3500亿。

  另一条路径则是通过债转股增加资本。国资委对有债转股需求的中央企业进行摸底,结果显示大约有36家企业具备有债转股的业务需求。通过去年以来的工作,目前已经有17家中央企业和有关机构签订了债转股的协议,债转股的框架协议达到了5000亿。

  此外,通过提高效益增加资本积累,靠自身创造效益来增加资本。

  据悉,通过以上措施,中央企业在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资产负债率持续下降——到2017年末中央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0.4个百分点。沈莹透露,国资委明确到2020年前中央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要再下降2个百分点。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